hth华体会全站app|官网下载
著名女建筑师扎哈生前“神作”: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太酷了吧!

  今年1月21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外立面工程完工,内部精装修和设备安装已完成 80%,机场将于9月30日正式通航。

  其一是刚通车不久的珠港澳大桥,另一个就是北京大兴国际机场(Beijing Dax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而且排名榜首!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由建筑界“女魔头”扎哈· 哈迪德设计作品其中之一。但2016年3月,扎哈· 哈迪德因心脏病在美国迈阿密骤然离世,享年66岁。

  在她离世后的两年时间里,扎哈· 哈迪德生前设计的建筑项目相继落成投入使用。

  从位于欧洲第二大的航运港口的“安特卫普港口之家”,到位于北京大兴的国际机场,抑或眼下刚开业不久的澳门摩珀斯酒店,从某种意义而言,它们都会顶着“扎哈遗作”的声名立于当下,洞见并影响着未来。

  2018年10月,作为扎哈生前创作最大的一件作品,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东航基地机库正式封顶,它号称是“全球最大的机场航站楼”。

  机场由建筑界女魔头扎哈·哈迪德,及一众建筑设计师成立联合团队,可以说设计方案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高峰期间共有8000人同时在此地施工。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临时开辟了两条火车轨道用来输送物料!

  远期(2040年)按照客流吞吐量1亿人次,飞机起降量80万架次,约140万平方米的航站楼。

  机场预留控制用地按照终端(2050年),旅客吞吐量1.3亿人次,飞机起降量103万架次,九条跑道的规模预留。

  不规则自由曲面屋盖结构,施工难度堪称世界之最。屋盖率先在世界上进行特强龙卷风风揭实验论证,实验中可抵御17级的特强龙卷风。

  父亲·扎哈·哈迪德曾于上世纪30年代留学伦敦,主攻经济学,归国后为著名的经济学者,曾长期从政。

  年少的扎哈便和家人们住在一栋大房子里,父母双亲不独有着较高的社会地位,且愿意让家庭始终充满着民主讨论的气氛。

  扎哈第一次接触“建筑”是11岁那年,她曾说过自己的卧室中有一面不够规则的镜子深受她的喜爱,这或许就是让她对“不规则”设计情有独钟的开始。

  哈迪德回忆道:“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姑姑在伊拉克北部摩苏尔建了一所房子。建筑师是我父亲的一个朋友,他经常来我家画图纸和做模型,当时我就被吸引了,这是我对建筑的最早印象。”

  1970年代,扎哈举家迁往伦敦生活。执著于个人抱负的她,也顺理成章就读于英国建筑联盟学院(AA)。

  毋庸讳言,无论后人如何撰写21世纪上半叶的建筑史,扎哈都注定将是一位彪炳其间的人物。

  而提到“城市生命力的喷薄和流动”,大概全球再没有别的地方,如当下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其时的城市化运动更风起云涌了。

  2003年广州大剧院项目的胜出,让中国人第一次知道了这位每每以一袭黑色束腰上衣,黑色缎面修身长裤,黑色Prada凉鞋形象示人的“建筑界的女魔头”。

  2014年正式落成的望京SOHO,则是从首都机场进入市区的第一个引人注目的高层地标建筑,被称为“首都第一印象建筑”:仰视塔楼时,它们如同三座山峰,之间相互映衬、相互交融;俯视塔楼时,又如同小鱼,游来游去,互相嬉戏。

  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库哈斯曾这样问她:“你认为目前你在建筑界的地位如何?获奖对你来说意味着更大的成就还是压力?”

  “在过去的许多年中,我一直在为获得人们的认可而奋斗。从这一刻开始,人们真正接受了我,知道我是个能出活儿的女人。”扎哈如此回答。

hth华体会全站app|官网下载
逝者|建筑大师扎哈·哈迪德作品重温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200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奖者。1950年出生于巴格达,在黎巴嫩就读过数学系,1972年进入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AA学习建筑学,1977年毕业获得伦敦建筑联盟(AA,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硕士学位。此后加入大都会建筑事务所,与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和埃利亚·增西利斯(Elia Zenghelis)一道执教于AA建筑学院,后来在AA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直到1987年。1994年在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执掌丹下健三(Kenzo Tange)教席。

女建筑师一直很难爬到她所在领域的最高层,但是一个来自巴格达,名叫扎哈·哈迪德的女人却奇迹般地成为这个“男性俱乐部”的一员。在男性一统天下的建筑业,哈迪德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凭的全是自己多年的不懈努力。成功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哈迪德也遭受过很多重大挫折。正如评审团所指出的那样,哈迪德获得世人认可之路,是“英雄式的奋斗历程”。2004年,扎哈获得有“建筑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奖,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女性。从此之后,扎哈的建筑像狂飙一样扫过城市,随着时光的砥砺,哈迪得的建筑语言越发成熟而坚定,逐步走上空灵飘逸的路数,使整个建筑界在相当程度上笼罩了哈式光环。

扎哈操纵空间随心所欲,就像揉面团或是切菜一样。猛然下沉的地板,倾斜的墙面,好像要飞走的天花板,外部空间和内部空间奇特和谐地融合成一体。你永远想象不出她处理空间的方式。她的设计前卫大胆,对传统和成规视而不见,随心所欲地运用空间和自己的建筑理念,为自己赢得了“解构主义大师”的美誉。扎哈在当今建筑界之所以重要,首先是因为解构主义是作为国际风格的对立面而出现的建筑流派。解构主义在结构上采取不规则的手法,避免出现直角,通过歪斜设计寻求连续丰富的空间变化,然而扎哈又在解构主义派中独领风骚,她所提倡的景观建筑,实际上是在寻求建筑的有机性。她将打破传统建筑空间作为自己的信条,以独特的角度切入建筑.敢于向未知的世界发起挑战,将空间从人们一贯的思路中解放了出来,让思想获得了更大的自由,极大地扩展了建筑学的领域。

近几年来,扎哈和她的团队“令人眼红”地赢得了不少世界顶级建筑项目:形状扭曲的米兰写字楼(写字楼装修效果图)、螺旋式排列的巴塞罗那大学和会议建筑、伦敦2012年奥运会建筑、中国广州歌剧院(剧院装修效果图)、中国北京SOHO城的总体规划、伊斯坦布尔和新加坡城区的总体规划……她获得的项目遍布世界各地。她的多产与节奏之快令所有人惊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