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里奇·保罗?揭秘球哥的28岁经纪人哈里森·盖恩斯

为什么鲍尔家族会雇用一个都还没有NBA客户的28岁菜鸟作为朗佐·鲍尔的经纪人?一旦你了解了哈里森·盖恩斯,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了。

作为选秀的焦点,新的NBA第一家庭在热切地等待着亚当·萧华宣布:第二顺位,洛杉矶湖人队选择朗佐·鲍尔!拉瓦尔·鲍尔笑容满面,三枚金色的B标志别在他的黑色领带上,他的三个儿子,穿着定制的服装,用早就编排好的特殊方式握手。有一个人站在小绿屋桌子的后面,他穿着紧身的酒红色西服,带着一种平静的微笑。这个结果是他工作最出色的一部分,就好像他与生俱来的6尺6寸后卫的遗传基因。

他的身份在4月初成为新闻,当时朗佐正式宣布参加选秀,并与一名经纪人签署了协议。传奇的前运动鞋巨头高管,“球鞋教父”索尼·瓦卡罗对此表示很惊讶:“他是如何击败了施瓦兹、沃瑟曼集团、比利·杜菲这些拥有大客户的经纪公司的?”。他在NBA球员中几乎不被人所知。勇士队的副经理科克·拉科布则说道:“在我们的管理层,每个人都在想,这家伙到底是谁?”

拉瓦尔几乎把他家庭的一切都展现给了公众,然而一个重要的问题仍然存在:哈里森是谁?

起初,哈里森·盖恩斯想成为迈克尔·乔丹。他很有天赋,他在三岁的时候看到了《绝对的乔丹》录像,盖恩斯研究了这段录像,在他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维托维尔家中的客厅用小型塑料篮球筐模仿每一个杂耍般的动作。“那就像是最好的保姆,”他的母亲斯蒂芬妮说。

她介绍他的两个儿子做了演员和模特——盖恩斯目前仍然是美国演员工会的一员。他在1999年的电视电影《迈克尔乔丹:一个美国英雄》中扮演了一个角色,在电影的开头,他扮演了一个年轻的篮球迷和一群朋友在乔丹家的后院举办家庭烧烤。青春期的盖恩斯被安排了一个小人物的角色,但他坚持不懈的找乔丹的扮演者玩一对一,使得导演在拍摄现场时不得不一再大喊“切”。“对哈里森来说,这不是一部电影,”斯蒂芬妮说。“这才是真正的游戏。”

当然,盖恩斯把它当真了。在小学时,他不吃午饭,这样他就有充足的课间休息时间建立了一个校园联盟,打印出团队的计划和有关的一切。在中学里,他招募了一个名叫克雷·基斯的高大的足球运动员,带他一起探索充满魔力的篮球世界。这个团队需要一个油漆区的大个子,所以在那年秋天的每个晚上,他都在家门口死胡同里的篮球场上训练基斯。果不其然,他们成为了一支充满活力、内外结合的球队,并在冬季获得了冠军。

当乔丹在附近的圣塔芭芭拉开始他的飞行学校夏令营时,盖恩斯迫不及待的去参加了。接下来是斯坦福训练营,在那里,这个少年成为了最耀眼的MVP。“他会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成为超级巨星,”夏令营里一位名为拉格布的同伴回忆道。他的父亲哈里是联合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这让他们的家人可以在每个假期中安排参加业余联赛,仅仅只需要支付机票附加费,哈里就像是在海湾战争中的沙漠风暴行动用飞机送盖恩斯走遍全国各地去参加各类篮球夏令营。多年来观看《哈里与儿子》启发了他第一个出生孩子的名字,一个根据该剧改编的名字,哈里森。

盖恩斯受到更多的赞誉是在少年五星级篮球训练营,弗雷德·本杰明对这个仿佛来自流浪家庭的11岁的天才球员越来越青睐了,他说:“这孩子身上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灵感。” 然后,作为纽约的圣托马斯唱诗班学校的体育总监,本杰明邀请盖恩斯参加每年夏天在曼哈顿的训练。他会在接下来四天里密集训练这个年轻的学生,让他进行最艰苦、全面的混合训练,然后让盖恩斯与卡尔·埃利奥特、丹特·米利甘这样的当地大学顶尖球员进行对抗。“在纽约,所有后卫的注意力都在你、在你、在你的身上,”盖恩斯说。“所以我得尽快回来。

他又将精力投入到东海岸的内陆帝国AAU项目中,该项目已经产生了许多一轮秀像安东尼·赖特和埃德·格雷。在这里盖恩斯尝试变成一名具有攻击性的组织后卫,撕咬着对方的防守,他既能在油漆区完成终结,也能将球传给空位投手。他每天都与达伦·科里森比赛,和达伦·摩尔对抗,后者后来被称为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蜘蛛侠”。当他没有训练的时候,盖恩斯会和他的兄弟西拉斯分享他的想法,作为教练来帮助西拉斯的12人团队。“他的篮球智商很高,”内陆的教练埃尔福特·佩里如是说道。

在一次锦标赛中,盖恩斯回到纽约打球,用实际行动向本杰明汇报了他的近况—他赢球了,而且表现的很好。“对方不断撕扯我”盖恩斯说道,幸好现在不用忍受了。大学的精英球员可不会忍受不优秀的球员。“你需要不断得分”,盖恩斯在心里对自己说。本杰明给他的建议可不仅仅是篮球场上的,他还敦促盖恩斯在他SAT考试前的晚上听古典音乐来刺激大脑功能。

随着不久灰熊队选中贾马尔·富兰克林,盖恩斯成为了塞里诺高中历史上打球最华丽的球员之一,这所学校后来退役了他的球衣,而宾夕法尼亚大学也早早的对他表现出了兴趣,斯坦福、俄勒冈、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和博伊西州立大学这些学校也愿意向他提供学习的机会。盖恩斯在宾大附近旅馆租了一个房间,并对宾大进行一次正式的访问。这一切都是因为被其三连冠常春藤联赛所吸引,这可是体育场上的图腾。 “这就是历史底蕴” 盖恩斯说。两次卫冕常春藤联盟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的易卜拉欣·贾巴尔的推荐也是这件事能成功的关键。前宾夕法尼亚助教佩里·布罗姆威尔说:“哈里森就是我们最需要的人”。

当第一阵冬季风吹过费城时,盖恩斯穿着巨大而滑稽的外套和帽子,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找到了他的立足点。2007-08赛季,盖恩斯的助攻失误比在常春藤联盟大一新生中名列前茅,而与此同时,他那些才华横溢的同学已经在高盛实习了。“当你每天都在他们身边的时候,”盖恩斯说“这也能提高你的水平。“后篮球生活的想法悄悄的在他脑海中诞生了。在他父亲的建议下,当职业经纪人的想法变得越来越吸引人了。盖恩斯浸在大卫·法尔克和德鲁·罗森豪斯的书中,将自己的想法都记在iPhone的记事本上。

扎克·罗森在第二年秋天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格伦·米勒的教练组设想了一个富有活力的,双控卫的后场组合,这在前几年狂热风靡了整个NBA。但是盖恩斯仍然还是得分第一心态。米勒想要找到一个场上的真正领袖,布罗姆威尔说:“我不太确定原因是什么,他们之间完全没有配合。”

无球跑动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调整,盖恩斯本赛季得到了全队第二高的的分数(9.9分),但他却掉出了首发阵容。很明显,米勒更喜欢罗森。而NBA的球探们也不会对一个只有6尺的双能卫感兴趣。盖恩斯需要回球在他手里,他需要球权。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提供了这个机会。于是,他又回到了西部,回到了离他父母只有30分钟路程的学校,回到了他曾经作为“控卫神童”的精气神。

然而河滨分校证明了并不是他理想中的地方,由于NCAA转会规则,盖恩斯缺席了2009-10赛季,在接下来的两年内,他也没有得到太多的球权。尽管如此,他还是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前河滨分校助教冯·韦伯说,“他向我们展示了,年轻人就必须投入到工作中去。” 在盖恩斯大四的时候,有一天韦伯深夜回到教练办公室,听到有运球的声音,他好奇地把头探进球场内,发现是盖恩斯。两晚之后,运球的声音再次在整个体育馆回荡,“大约三四次之后,我就不再看了,因为我知道那是谁”,韦伯说。盖恩斯磨砺以须,及锋而试。

不过哈里种下的种子已经悄悄的开花了。当盖恩斯在河边大学的板凳席上挣扎时,宾夕法尼亚体育俱乐部的电子邮件已经淹没了他的收件箱。在球队的日程安排中,盖恩斯能够在全国范围内飞行,这让他有机会听到瓦卡罗在2011年的哈佛体育法律研讨会上对业余比赛和NCAA的讨论。盖恩斯消化了这篇演讲,然后在演讲的最后跑到讲台上,向瓦卡罗提出了一个问题。他对埃德·奥邦农诉讼案的深层次复杂性感到好奇,并将反垄断集体诉讼与布兰登·詹宁斯选择海外打球而不是上大学一年联系在一起。瓦卡罗:“这让我感到吃惊。他才20多岁了!该死的……”

学习之火愈燃愈烈,他加入了托马斯`杰斐逊法学院的体育法律与政策中心。盖恩斯平时学习,在周末利用他的退款支票参加了各种AUU联赛和业余比赛,建立了新的关系网。“哈里森进步的很快,”体育节目的导演杰里米埃文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与布莱恩·埃尔夫斯进行交谈,并在Impact体育管理部门实习,负责该机构的社交媒体。不久之后,他高中时代的队友富兰克林在圣地亚哥被炒了。当盖恩斯向部门提出“全能摇摆人”理念后,他确立了自己在公司选秀前景机构的位置。

他不分昼夜的呆在Impact 篮球训练营(著名非机构性质的篮球训练营),开着一辆面包车不断往返于公司与训练营。哪怕是有一名球员想在深夜投篮时,他都会马上从床上爬起来。他在白天的训练中给他们喂球,仿佛回到18岁那年在宾夕法尼亚组织进攻。一直以来,有一大批NBA球员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进进出出,每次与他们交谈都能让盖恩斯受益匪浅,他手机上的记事本已经记录的满满当当了。

在2014年的NBA夏季联赛中,盖恩斯试图接近每一个穿着胸前印有NBA球队标志的球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托马斯和麦克的中心,他那砂质金发和他的衬衫上的勇士的标志很相配。“嗨,我叫哈里森·盖恩斯”,这位有抱负的经纪人开始工作了。拉科布回忆起十多年前在斯坦福营训练营时的场景,“哈里森·盖恩斯? 那个令人嫉妒前途远大的首发控卫?这这些年都发生了些什么?” 拉科布说。他还邀请盖恩斯参加一个深夜街头跑,这个活动由二十多名联盟高管和前球员组织。随着备受期待的工资帽的增长,Impact训练营安排他跟进科怀·伦纳德续约事宜,盖恩斯的记事本需要记下更多的东西。

在那一年的晚些时候,盖恩斯在南加利福尼亚的AAU锦标赛又认识了一些新的人。他坐在一对吵闹的夫妇旁边,把自己介绍给了拉瓦尔·鲍尔和蒂娜·鲍尔。他们在一场又一场的比赛中相遇,关系也在不断的加深。“我喜欢这个家庭,对孩子们来说,他们的动力是独一无二的,”盖恩斯说。很快,他带着他的母亲一起去看朗佐、利安吉洛、拉梅洛和他们的对手在破烂的停车场里扔三分。

当他从法学院毕业时,朗佐正在为加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准备。盖恩斯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签下了富兰克林,他在11月的CBA联赛中首次砍下了60分的大号三双。受本杰明的影响,“SLASH 体育娱乐公司”还希望为客户提供篮球场以外的服务。球员是企业家,也是慈善家,”盖恩斯说。终有一天朗佐·鲍尔会成为“SLASH”的代言人,“你是没法被列入普通分类的那一种。”

第二年春天,拉瓦尔打电话给他,“我说,我要把一切都交给你了,伙计,全他妈靠你了。” 这将是完美的时机。盖恩斯已经准备好迎接属于他的时刻了,他说:“我要放手一搏了”。他将作为鲍尔一家三兄弟的经纪人,并继续为SLASH添加其他的客户。他的父亲说:“在他的篮球生涯跌宕起伏和充满坎坷,这使他能够从各个方面去理解比赛。哈里森生来就是做这个的料。”

就在亚当·萧华宣布76人的第一顺位选择之前,湖人总经理罗布·佩林卡发短信给盖恩斯,问他的手机信号怎么样,他准备了足够多的酒,但是盖恩斯想知道:“我们期待的事怎么样了?” 在宣布第二顺位的几分钟前,洛杉矶还没有给出承诺,盖恩斯的手机仍然没有反应。

在76人正式选中马克尔·富尔茨之后,盖恩斯再一次给佩林卡打了电话,“我们还好吧?” 五分钟的考虑时间一下就过了,佩林卡还是没有回答。终于,盖恩斯的电话响了。“嘿,哈里森,”佩林卡说,“你能让朗佐接电话吗?”

这部记事本写的密密麻麻的电话,这部让NBA管理层人员拨通的电话,现在终于找到了它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