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圆梦撒哈拉也梦碎撒哈拉不是因为荷西而是因为现实

1972年2月,三毛在一本地理杂志上,看了一篇关于撒哈拉沙漠的文章。这篇文章,让她下定决心,去那儿定居。虽然,在旁人看来,这简直莫名其妙。

但她说:“我不能解释的,属于前世回忆似的乡愁,莫名其妙、毫无保留地交给了一片陌生的大地。”

老师怀疑她作弊,让她当场写另外一份卷子,却一个都不会写。老师在她脸上划上了两个鸭蛋,勒令她在人多的地方走几个来回。

她曾在作品中写到——“我是一个像空气一样自由的人,妨碍我心灵自由的时候,绝不妥协。”

她去垃圾场捡旧轮胎,将深绿色的大水瓶抱回家,上面插上一丛野地荆棘。她捡来铁皮和玻璃,让荷西做了一盏风灯。

结婚没有礼服,她转头看看荷西穿着的深蓝色衬衣,挑选了一件淡蓝色的长裙。没有花,她就拿一把香菜别在头发上。没有车,她就与荷西牵着手穿越沙漠。

两人在心血来潮时,会去沙漠里找化石,结果荷西掉到泥潭里。三毛呼救,好不容易引来三个男人,却对她图谋不轨,开着卡车追她。

有一次更加惊险,十分好玩的三毛,居然撺掇荷西带她去偷看土著人的海水浴,很多女人光着身子用海水清洗不可描述的地方。

这独特的沙漠风俗,令三毛大开眼界又忍俊不禁。可她因止不住的大笑,暴露了自己,差点被暴怒的土著人抓住去祭旗,要不是他们特别能跑,早就暴尸荒野。

这一切,让这个性情古怪的女子,彻底从阴郁的人生雨季里彻底爬出来,在沙漠的灿烂阳光下,展露了千番爱意的万种风情。

撒哈拉沙漠封建保守,三毛做医生,给周围的年轻妇女开课,把醉汉送回军营,在狂风天不惜跑得很远给陌生的少年送水……

三毛曾说:“当初坚持要去撒哈拉沙漠的人是我,而不是荷西。后来长期留了下来,又是为了荷西,不是为了我。”

因为三毛想在沙哈拉沙漠安家,荷西在当年2月便辞掉了先前的工作,申请到了一份西属撒哈拉的工作,早早打包好了行李,在三毛梦寐以求的地方,等待着她的来临。

荷西去沙漠之后,三毛也结束了一切的琐事,谁也没有告别,向未知的大漠奔去。

三毛满怀着渴望来到撒哈拉沙漠,本想获得一次灵魂的超脱。事与愿违,真实的情况却远远没有她想象的那样浪漫。

头发胡子上盖满了黄黄的尘土,风将他的脸吹得焦红,嘴唇是干裂的,眼光却好似有受了创伤的隐痛。

看见他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居然在外形和面部表情上有了如此剧烈的转变,三毛的心里震惊的抽痛了一下。

如果说肉体上的折磨,还可以在荷西的爱意中、及慢慢适应中解脱,而精神上的孤寂则成为一种挥之不去的折磨。

撒哈拉沙漠,在三毛的一生中举足轻重,她既圆梦于此,又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像这样将她的梦破碎得如此厉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